衡阳,真正的一寸山河一寸血...
VIEW CONTENTS
掌上雁城 首页 最新资讯 查看内容

衡阳,真正的一寸山河一寸血...

2018-1-29 11:50| 发布者: 雁妞| 查看: 203| 评论: 0
摘要: 平心而论,我们所生活的衡阳,是一个特别普通,特别平凡的城市,几乎出了湖南,就没什么名气了,但如果有一天,你发现这个城市深处还藏着许多令人潸然泪下的故事,你会不会被感动呢。——前言 其实我们衡阳的历史也 ...


    平心而论,我们所生活的衡阳,是一个特别普通,特别平凡的城市,几乎出了湖南,就没什么名气了,但如果有一天,你发现这个城市深处还藏着许多令人潸然泪下的故事,你会不会被感动呢。

——前言


     其实我们衡阳的历史也很普通,能拿得出手也不多,甚至让许多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都不了解这座城市两千年来许多可歌可泣的故事。

     掌上雁城的老朋友可能知道,我是一个喜欢研究衡阳抗战文化的90后青年,其实我想告诉大家的是,最开始吸引我研究衡阳抗战文化的苗头,其实是衡阳城的地名,我惊奇的发现,每当看见衡阳保卫战的相关内容,就会看见许多我十分熟悉的名字,某座山,某条街,某个巷子……

     自此我开始一发不可收拾的寻找这些故事,寻找我所生长的城市背后曾经的悲壮,慢慢的这些故事都刻在了我的脑子里,甚至在这之前,我并不知道衡阳的这些小街小巷,所以可以说,我是从七十年前的故事里才真正认识了衡阳这座城市。

     我写文章历来讲究简单易懂,不多做叙述,我会用最简单的方式讲述我所知道的这些故事,而我也希望,我所将讲述的这些故事能让大家感动,能让大家体会到这座平凡的城市所不平凡之处。


小西门:“衡阳沦陷的见证者,如今只剩公交车站地名“


     在现在所有关于衡阳保卫战的照片里,最出名的便是日军从小西门进城的这张照片,它是宣告衡阳保卫战在47天结束的标志。

     那一天是1944年8月8日,我希望有一天,衡阳能在每年的这个日子拉响防空警报,让人们记住这件事情,毕竟这事情才过去74年。

     如果大家上下班听见公交车里小西门报站的声音,希望您能往窗外看看,记住这个地方…..


天马山路:“这条路下面不知道还埋着多少遗骨”


   天马山路,前身为衡阳至常宁的“衡常公路”虽然现在是一条通衢大道,但衡阳保卫战时期它可是严密封锁,寸土必争的重要据点,它贯穿衡阳守军从西北至东南的整个纵深,这条公路沿途密密麻麻共有十多个阵地,至少有四个团先后防守这一区域,是衡阳保卫战的核心防御焦点。

    天马山路沿线的十几个阵地中,尤以天马山阵地和肖家山阵地最为惨烈,其中在肖家山阵地日军十分卑鄙的将己方的士兵连同中国守军一同炸死,导致肖家山这个重要据点迅速沦陷。

     虽然1946年葛先才师长曾经收敛过遗骨,但是几乎杯水车薪,万余遗骨只收敛3000余具,而作为衡阳保卫战作为核心区域的天马山路下还埋着无数遗骨,绝不是骇人听闻!

     如今的天马山路也还是交通要道,如果您经过天马山路,希望您能知道,这里曾经发生过许多悲壮的战斗……


 牛角巷:“一千伤兵在此被屠杀,惨叫声让军长方先觉意志崩溃 “


        大家知道,有战争就肯定要设医院,而牛角巷现在的电大北校区,就是当时衡阳保卫战的“69兵站医院“研究衡阳保卫战的肖培老师所说:”有不止一个文献上记载,这一千重伤兵员的嚎叫声,军部都听得见,这对方先觉的压力很大,也对战争的结局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牛角巷距第十军军部军部直线距离只有800米,而当时军部附近都已经危机四伏,方先觉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下在自己眼皮底下被屠杀却又无法拯救,是一种怎样的悲凉,据说附近阵地的士兵哭着冲过来想救自己的战友,但是一个个全部倒在日军的枪下了。

    如今的牛角巷称为居民密集的小社区,如果您正好住在这里,希望您能记得这段残酷的过往……


两路口:“日军杀进去,守军又杀出来“


       两路口其实算得上是老衡阳的一条交通要道,自然也是中日两军争夺的焦点。

       衡阳保卫战时期在它的北端是虎形巢高地(衡阳市六中后山),南端是张家山(气象局)在日军战史里有过地形绘制。

        这个三个据点互做侧应,日军每次想从两路口冲过去,都会被山上的守军侧翼火力逼退,如此反复冲杀导致两路口尸积如山,有些还躲在屋子里的居民也非常可怜,活的像老鼠一样,晚上才敢偷偷偷摸摸出来找点东西吃。

        一直到十年前,两路口还看得见许多战争痕迹,倒塌的房屋,轰炸后的残墙。

          还有一个见证过这段历史的老土地庙。

        这些遗迹后来大都在雁城西路拓宽时拆掉了,如果您正好路过两路口,希望您能知道这里曾经发生过如此残酷的血战……


易赖街“日军一个月吃掉半个河南,却攻不下一条易赖街“


     衡阳保卫战发生的背景是“豫湘桂大溃败“在这场战役中,日军一个月就拿下了半个河南省,而后长沙三天沦陷,日军纵贯中国南北数千公里,唯独被衡阳硬拖了四十七天,衡阳令日军元气大伤。在战后一次性补充十万新兵,还能在一个月之内连续攻下桂林,柳州。

     而衡阳保卫战不得不提一个叫做易赖街的小街道,就是这条街,硬生生拖住日本军队整整一个月还有余,在这个当时分为易赖庙前街,易赖庙后街的两个阵地上,中日两军逐屋逐巷的争夺,导致如今易赖西街的一些泥土时不时就能挖出一些子弹步枪……

     如今的易赖街是衡阳最热闹的市场之一,如果您经常去,希望您能想起这个故事,想起先烈们曾在此浴血拼杀的场景……


汽车西站:“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汽车西站,衡阳中心汽车站前身,位于现在的衡阳商业步行街,曾经是衡阳最主要的汽车站。

     1944年8月2,一位叫做张志贞的连长,带领部下仅剩的三十人,由西禅寺阵地(现衡阳男科医院),向汽车西站发动自杀式夜袭,日军刚刚占领汽车西站立足未稳,被张志贞连重创,张志贞连长也在此次夜袭中阵亡。

        70多年过去了,连汽车西站这个地名都已经不复存在,也很难再有人知道,一个叫做张志贞的普通名字。


演武坪:“第十军的伤心地


    衡阳保卫战时期,演武坪一带北依蒸水河,利用大量的农田水塘,层层设防,中日双方双方在此拉锯式反复争夺三十多天,第十军先后两位团级干部在此牺牲。

       他们分别是:

       李 适 中校副团长 10军190568团 1944年8月6日 演武坪附近阵亡

       鞠震寰 上校团长 10军3师9团 1944年8月7日 衡阳战役演武坪阵亡

     在同一个地方阵亡了两位团级干部,这对于一支军队来说无疑是个伤心之地,普通士兵的伤亡自然更是不计其数,但如今的演武坪居民楼林立,麻将声和居民们欢快的谈笑声早已经让人们忘记这里曾经的故事。


瓦子坪:“挥泪斩马谡”


     瓦子坪对于老衡阳人来说不算陌生,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它曾经是进出衡阳的必经之地,在现代化的开发之前,这里有大量池塘农田,曾经在衡阳保卫战时期发挥过巨大的作用。

        1944年6月23日,日军向衡阳发起第一轮进攻。瓦子坪阵地被敌突破,守卫该阵地的第三师第七团第三营李桂禄营长因擅自撤退被就地正法。官兵闻之肃然,此后无一敢退缩者,伺候衡阳保卫战期有许多连队在阵地上真正拼到了最后一个人。

        枪毙李营长是第十军使用的一个十分强硬的手段,因为衡阳城区十分狭小,一个阵地的动摇都将带来严重后果,如此‘挥泪斩马谡’的手段,是他们一开始就表面决心的表现。

        如今的瓦子坪已经不如当年那样有名,居住在这附近的居民也肯定不知道这里曾经有过怎样的悲壮。


青山街:“师长来了,兄弟们上啊”


        1944年8月5日,青山街彻夜遭到敌人优势兵力进攻。一度有200余名敌人参与进攻,驻守青山街的第3营营长王金鼎陷入苦战。

        刚从军部开完作战会议的周庆祥师长,在方先觉军长“每个师长只许留两个卫士”的命令指导下,亲自率领卫士排及官兵70余人救援,天明以前歼灭来攻之敌。8月7日拂晓,敌人五百多突破青山街。第7团第3营王金鼎营长阵亡。

(第三师师长周庆祥)

        青山街合计敌我双方战死六百余人,已经几乎弹尽粮绝的守军开始力不从心,青山街失陷,守军退入司前街,司前街已经是衡阳城区最后一道防线。


中山南路:“来生再见!”


      “敌今晨已从北门突入,刻再已无兵以资堵击,职等誓以一死报效党国,缅尽军人天职,绝不负均座平生作育之至意,此电恐最后一电,来生再见!”
        这是衡阳守军向外界发出的最后一封电报,发出的地点便是如今的中山南路一家叫做“杉杉服饰”的门面附近。

       这个当时被称作“中央银行”的建筑即是第十军军部,军长方先觉在这里度过了他一生中最传奇的四十七天。


人民路:“见证衡阳最黑暗的一刻”


        人民路,原名刚直路,本是为纪念雪帅彭玉麟而命名,在抗战时期是衡阳城区主干道之一。

        衡阳保卫战最后的24个小时,日军58师团一部由北门突入,与从小西门突入的116师团在刚直路汇合,同时占领了衡阳城区的制高点钟鼓楼,完成了对衡阳城区的纵深分割,自此衡阳保卫战结局已定,再无扭转的可能,刚直路,也就是现在的人民路,见证了衡阳最黑暗的一刻。


太子码头:“尸骨无存”


        太子码头,原是因为吴三桂之子在此丧命而得名,但因现代交通方便,原码头已不复存在,但许多衡阳人都还记得这个地名。

       1944年7月中旬,一位叫做黄仁化的连长在泰梓码头牺牲(另有说牺牲于增援张家山的),他的部下在废墟中找到一具棺材将其收殓。第二日晚上敌军重炮打在棺材上,棺材和尸体四散而去,他的部下还是捡回他的一根尸骨,并用瓦罐装好,认为还可以告慰故人,但当晚日军的炮弹又将瓦罐击中,尸骨一点也找不到了。

        这段记忆被幸存的李若栋营长深深的记在脑子里,才有得今天我们知晓这段故事。


苏眼井:“日本人疯了”


        苏眼井社区,地名来源本是衡阳一口古井,原名苏仙井。

        在苏仙井的南端,衡阳市十九中右侧有一个坡度较高的小土山,在衡阳保卫战时期曾被改造为核心防御阵地,由于山脚全部被削城90°悬崖,导致日军进攻时遭受重大损失,而日军队苏仙井的进攻也是及其疯狂的,到最后几乎是踩着同伴的身体冲上悬崖,一直到衡阳城区沦陷,苏仙井高地都没有被日军占领。

        笔者也曾在苏仙井社区小住,苏仙井社区附近有许多味道不错的饭馆,许多小麻将馆也常常深夜依旧灯火通明,算的上一个安逸休闲的小区,很难想象这里曾经是个几千人流血牺牲的战场……




        我也希望大家知道,我今日所告诉大家的,只是这四十七天里的一小部分故事罢了...

        衡阳保卫战光是城区作战,就几乎包括了现在整个衡阳老城区,而如果算上外围作战,甚至连金兰,演陂,谭子山,茅市,台源等数十个个小乡镇有过许多战斗,但这些细节有许多正在消失,也有许多已经消失,随着目睹过“走日本”的老人越来越少,许多本应该记住的东西也就会越来越少。

        其实铭记历史并不是为了仇恨,而我只是想让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不要太快的忘记这些故事。

        希望大家不要忘记!

        不要忘记!衡阳这片土地几乎每一存都流淌着英雄们的鲜血!


往期相关推送(蓝色链接可点)

1.为什么衡阳会是中国唯一的“抗战纪念城”?(内容太丰富)

2.对不起

3.来雁塔

4.衡阳,一座正在消逝的英雄城市……


1个❤= 妞1毛年终奖


· END ·

收藏图片
收藏图片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精彩活动更多
家博会最不容错过的一场狂欢盛宴三大亮点彻底点燃你的夏日激情!
最近更新更多
  • 反馈建议:82865818@qq.com
  • 工作时间:周一到周五 9:00-18:00

掌上雁城订阅号

掌上雁城服务号

Copyright   ©2017  掌上雁城  技术支持:巨恒网络    ( 湘ICP备14013289号-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