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00年前,她一人的错过,成为所有人的遗憾……
VIEW CONTENTS
掌上雁城 首页 最新资讯 查看内容

2500年前,她一人的错过,成为所有人的遗憾……

2018-8-14 08:47| 发布者: 雁妞| 查看: 155| 评论: 0
摘要: 丑时,苎萝村。今日鸡还未鸣,村里便失去了寂静。四处传来的呜咽声盖过了风声,将少女从睡梦中惊醒。匆匆起身,堂屋内,父亲神色肃穆,母亲低头掩面,这气氛让少女不敢开口。“夷光,今日不必去浣纱了……”父亲看了 ...
丑时,苎萝村。
今日鸡还未鸣,村里便失去了寂静。
四处传来的呜咽声盖过了风声,将少女从睡梦中惊醒。
匆匆起身,堂屋内,父亲神色肃穆,母亲低头掩面,这气氛让少女不敢开口。
“夷光,今日不必去浣纱了……”父亲看了少女一眼,“来,陪父亲喝一壶吧!”
少女接过父亲递过来的酒壶,是父亲新酿的醪酒,盈满一壶不过十两。从前,父亲常常向村里人炫耀:“等我家那小子娶亲,请你们来我家喝酒!”酿出这一壶本就不易,今日怎就开坛了?
父亲一口浊酒下肚,凄然道:“夫椒之战,吾儿战死!悲啊!大王被俘,大禹之后怎甘为奴?真是奇耻大辱啊!”母亲闻言,再也忍不住,大声哭泣起来。
“哥哥?!”
此刻少女脑中尽是与兄长往日嬉闹之景,像是什么东西碎了,心止不住地疼,捂都捂不住。恍惚中,朱唇轻启,醪酒入口,米香甘甜,入喉却是苦的。
是年,她十二岁,初次饮酒,初次痛心。

若耶溪的荷花开了又谢,莲蓬收了三次。今年的荷花正含蕾,溪畔荷叶却早已漫开。
荷叶上晨露初凝,一众少女提着竹篮嬉闹着来到溪边,纤细的白纱入水,在她们手中起落,片刻便焕然一新。
少女们手上忙着,嘴巴也没得闲。
“听长辈说,大王返国颁令,女子满十七不嫁、男子满二十不娶,都要问罪。你!你!还有你!可有如意郎君?”
“郑旦姐姐将满十七,自己不急,反倒替妹妹们操心。我们还等姐姐生完孩子,大王赐酒,趁机喝上一杯呢!”
被唤做郑旦的女子嗔道:“妹妹牙尖嘴利,可曾想过今日会变落汤鸡?”话音未落,一丈白纱从水中扬起,激起一片水花向对方浇去。
顿时,大家战作一团,水花四溅,尖叫声此起彼伏。
有一位浣纱女却没有参与其中,姐妹们一番说笑,在她心里激起千层浪:“哥哥若尚在人间,今年刚好二十了吧?”一时间,思绪不知飞到哪里,旁边的莺莺燕燕,仿佛与她无关。
一旁打闹的郑旦注意到,从人群中走出,悄然来到她的身后,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头:“西施妹妹,又想起兄长了?”
西施有些茫然:“从前母亲与我浣纱,父亲与哥哥砍柴,一家人多好啊!如今哥哥战死,母亲病逝,父亲也抱恙在床,阿姊,你说我该怎么办?……”话到伤心处,少女颦眉,脸色忽地变白,纤纤素手紧紧捂住心口,瘫坐到地上。
郑旦见状,急忙扶住她:“妹妹心痛的毛病又犯了?都怪我不好!”一边责骂自己,一边拂去西施额上的汗珠。
好一会,西施才缓和过来,紧锁的眉头舒展开,郑旦松了口气,突然想到什么,笑了起来。
西施不解:“阿姊为何取笑小妹?”
“方才妹妹的愁容就如清风漾波、雨打荷花,溪里的鱼儿见了都害羞。让姐姐想起那东施效颦,不及妹妹万一,着实可笑啊!”
“西施东施之类,只是闲人说笑,又怎能当真?说得多了,旁人都忘了我的本名。要我说,阿姊才是大美人呢……”
姐妹的悄悄话被一声马啸打断,一辆马车在岸边柳树旁停下,车夫正向车上之人拱手:“范大夫,前方便是苎萝村。”
西施朝那人望去,那人也望向了她,四目相对,在他瞳中她仿佛看见了沧海桑田、战马喧嚣。两人眼中皆闪着光,却没人开口说话。
是年,她十五岁,初次见他,初次动心。

辰时,越王宫,素女苑。
三年前,越国举国选来的美女都在这里接受训练,优胜劣汰,如今只剩下郑旦、西施二人。
范蠡提了一壶酒,在苑外徘徊了许久,终于推开门。
花园中,西施正跳着舞,见有人来,停下舞步:“范先生,安好。”
范蠡有些窘迫,将酒递了过去:“前日里,听你一直说想喝父亲酿的醪酒,我差人带来了,你喝喝看!”
西施闻了闻酒香,笑道:“真香呀!宫里的酒虽好,却怎么也比不上父亲酿的。”捧着酒壶,爱不释手,想喝却不敢喝,生怕喝了,就再也离不开越国了。
范蠡见状,眼中满是怜惜:“当年范某把你从苎罗村带出,如今却陷你于这番境地,实在是惭愧!”说着说着,范蠡渐渐语无伦次,毫无士大夫的样子:“这吴国……如你不想去,告之于我!……我们放下这一切,到若耶溪过那砍柴浣纱的日子,可好?”
西施轻轻推开范蠡,摇了摇头:“我若答应了范先生,怎对得起先生与大王身陷吴国三载所受的屈辱?怎对得起先生呕心沥血想出的灭吴九计?上万越国将士岂不是也白白丢了性命?”
“此去吴国,夷光早已下定决心,只是父亲年迈,还劳烦先生多加照应。”西施笑了,看着这个三年来朝夕相处的男人,眼神变得温柔:“待到灭吴之日,您再来接我,一同泛舟五湖!”
范蠡闻言,再看西施,眼中怜惜依然,又多了些敬畏。

翌日,越都会稽。
本来可以容下八匹马同时通过的都巷,今日却被人围得水泄不通。
人海之中,有骑兵开出一条道来,其后八匹大马拉着巨大的舞台缓缓向前。
台上有美一人,身上穿着挂满金铃的霓裳,脚上穿着木屐,正翩翩起舞。无人配乐,只有金铃颤动、木屐踩踏之声。舞台下满是空心大缸,台上任何细小的声音传到下方都被不断放大,整条巷道都能听到。
开始时,舞步轻盈,只听得见金铃轻颤,“沙-沙-沙-”,如风吹过草原。原本嘈杂的人群,渐渐安静下来。
接着,舞步缓慢而沉重,重重击打在舞台上,金铃碰到衣服上的铜片,“嘚儿踏-嘚儿踏-铮铮-”,草原上一匹骏马开始奔驰,还能听见马具的碰撞声。
舞女开始旋转起来,脚步渐渐盖过铃声,“嘚嘚踏-嘚嘚踏-”,是两匹马、三匹马、越来越多……舞女越转越快,脚步交错,金铃被舞姿带动一齐震动,声音越来越大,“轰隆轰隆!”,仿佛万马奔腾扑面而来。
许久,舞步声渐渐变小,最后几不可闻,马群远去,一切归于寂静。舞女停了下来,胸口不断起伏,头上满是汗珠。
人群仿佛看痴了,好一会才发出一声呼喊:“好!”接着掌声呼声如雷,人头攒动,开始向舞台移动,士兵们险些维持不住。
带头的骑兵吹响了军号,礼官大喝一声:“归!”八匹大马便拉着舞台朝越王宫方向疾驰而去。
宫门上,众人簇拥之中,越王远眺都巷,脸上满是笑意:“妙人,哈哈哈哈,真是妙人啊!不枉范卿三年调教,响屐舞——当世第一舞也!”
范蠡闻言,低头拱手道:“此女乃天生丽质,功不在我。”
“寡人想亲眼见见这位妙人,带她上来!”
八马大车入了宫,西施被带上宫墙,向越王行礼。礼毕,范蠡目光灼灼,一直看着她,西施不敢与他对视,维持着之前行礼的姿势。
越王见了西施,也一直盯着她看,一会点头,一会又摇头,直叹气。“
此女确实不凡,大王大可放心送去吴国。”范蠡身边,越国的丞相文种打破了这诡异的气氛。“
啊!对,美人之计!”越王如梦初醒,“此事就交予范卿,即日便可启程!”
范蠡思虑良久,才从嘴里吐出一个字:“喏!”
是年,她十八岁,初次离国,初次昧心。

勾践二十一年,历经十年生聚、十年教训的越国强大起来,起兵伐吴。在围困吴都三年后,吴国山穷水尽,勾践不战而胜。吴王夫差逃至姑苏台向勾践求和,不得,自刎而亡。战后,范蠡带人寻遍了姑苏台,西施早已不知所踪。
是年,西施三十三岁,直到最后,她也没能再见上他一面,没能喝上一口父亲自酿的醪酒……


所有错过的,终将变成遗憾。
天之衡封坛原浆五斤大坛,9月9日即将揭晓,限量发售,不容错过!

©文章来源:掌上雁城原创
©图片来源:吴山明 西施浣纱图(立轴)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精彩活动更多
家博会最不容错过的一场狂欢盛宴三大亮点彻底点燃你的夏日激情!
最近更新更多
  • 反馈建议:82865818@qq.com
  • 工作时间:周一到周五 9:00-18:00

掌上雁城订阅号

掌上雁城服务号

Copyright   ©2017  掌上雁城  技术支持:巨恒网络    ( 湘ICP备14013289号-8 )